海 琳
  而這也凸顯了有關部門在設計公共政策時的思路之老舊:發現社會問題需要解決,於是便想著如何配置人手,這涉及到人力成本、人員編製、執法權限等等一系列問題。在當下這樣的社會轉型期,各種矛盾、問題疊加,如果一味以老舊思路,大包大攬地當全能保姆,當然會認為社會問題多如牛毛,心有餘而力不足。
  悠長的後巷,煙民們圍著垃圾桶警惕地“吞雲吐霧”,一旦發現警察撒腿就跑。男煙民志明與女煙民春嬌就在這樣的情境里邂逅。鬼才導演彭浩翔的電影《志明與春嬌》講述的就是在香港室內全面禁煙後的愛情故事。這樣的故事會在廣州上演嗎?筆者以為很難。廣州的煙民至少不會心懷忐忑地組團圍著垃圾桶吸煙。這恰恰也折射出了廣州控煙的尷尬。
  新版《廣州市控制吸煙條例》(以下簡稱控煙條例)正式執行9個月以來,廣州全市15個部門聯合控煙,但截至今年5月末,也僅有155人和12家單位被處罰。廣州控煙效果之弱,不難想象。為了推進控煙,近日,廣州市開出年薪4萬的價碼,擬招聘100名控煙監督員,相關負責人稱幾乎無人前來應聘。
  為何控煙監督員的崗位幾乎無人問津?薪酬毫無吸引力是一個方面,這項工作本身的難度更加劇了其無吸引力的程度。控煙監督員通過攜帶攝錄工具,對各類場所違規吸煙現象進行取證,然後通知對違規場所有執法權的15個執法單位派人執法。如此全職工作,本身又不具備執法權,還要出入敏感場所並拍攝取證,很可能控煙監督員非但沒有取到證,反而被現場的煙民倒打一耙。如此有風險的低回報工作,自然很難吸引人來應聘。
  而這也凸顯了有關部門在設計公共政策時的思路之老舊:發現社會問題需要解決,於是便想著如何配置人手,這涉及到人力成本、人員編製、執法權限等等一系列問題。在當下這樣的社會轉型期,各種矛盾、問題疊加,如果一味以老舊思路,大包大攬地當全能保姆,當然會認為社會問題多如牛毛,心有餘而力不足。
  就拿控煙監督員來說吧,考慮到目前廣州的控煙力度之弱,即使增加了100名控煙監督員也將是杯水車薪。再者控煙監督員沒有執法權,見到了現場吸煙者,也只能拍攝取證,然後待15個執法部門去處理。控煙程序之繁瑣、成本之高,可見一斑。面對大海般廣闊的待監督執法空間,執法力量、控煙監督員隊伍都相形見絀,捉襟見肘。
  轉換思路,調動民間力量,讓市民成為監督的主體。如何才能調動市民的監督積極性呢?筆者以為可以從控煙罰金里抽取一部分作為獎勵基金,獎勵市民監督舉報吸煙行為。舉報方式,可以是電話、微信、電子郵件等。在智能手機普及率高的今天,想必這樣的監督省事省時。當然,既然是有獎舉報,有關部門的獎勵要落實且及時,不能淪為空頭支票。
  試想下,市民們願意去監督,這是怎樣蔚為壯觀的監督隊伍。面對這樣的監督隊伍,即便煙民們要抽煙也會多一絲顧慮,因為監督的眼睛無處不在。
  當然了,控煙是一項艱苦卓絕的長期徵程,它需要立法、執法、社會監督等多方面配合。“執法必嚴,違法必究”雖是老話,卻很實用。能否真的控得了煙,逐步降低城市的吸煙人數,關鍵還在於“控煙條例”能否得到落實。廣州新版“控煙條例”既已立好,就要嚴格執行,否則淪為一紙空文,這不僅有損法律權威,亦讓煙民容易心存僥幸。曾幾何時,新加坡的公共場所也常“烏煙瘴氣”,但實行嚴格的控煙法規後,新加坡已成為世界上吸煙率最低的國家之一。可見,嚴格執法,總能慢慢管住煙民的手。再加上充分調動民間力量,發揮社會監督的能量,想必有朝一日,廣州的煙民,也會像志明與春嬌一樣見到控煙力量而拔腿就跑的。
  (作者為報紙評論員)  (原標題:招控煙監督員不如獎勵市民舉報)
創作者介紹

sweeney

kw48kwiqw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